由是至空

离一个世界太近 就离另一个世界太远

终点快到了

石鸡 Alectoris chukar

大雪中的喜鹊 Pica pica

 

从没意识到 喜鹊原来这么“彩色”

 

对鸦科鸟类没有好感 也许是因为无法直面它们的瞪视 

机场里的俊男美女

苇鹀 Emberiza pallasi

奉天承运 皇帝昭曰

生存在夹缝 也要有光

清晨玩儿电塔

排队上厕所

早班火车

管理宜疏不宜堵 到处把人像畜生似的关在笼子里、栏杆间算什么事儿?

斑翅山鹑 Perdix dauurica

乌兰察布

凤头百灵 Galerida cristata

乌兰察布

奔跑吧 石鸡 Alectoris chukar

乌兰察布

文须雀 Panurus biarmicus

乌兰察布

前面还有仨电塔 咱们一起去玩儿坏他

一道光摧毁胖电塔

GAME OVER

彻底玩儿坏

© 由是至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