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是至空

离一个世界太近 就离另一个世界太远

中华攀雀 Remiz consobrinus

红头潜鸭 Aythya ferina

东方大苇莺 Acrocephalus orientalis

跳蛛?

不说凶残

 

自然界就是这样,没有感情,只有利益。感情只有人类才懂,如此独一无二,所以苦海无边。


清理,拍摄,掩埋。
我是昆虫的入殓师。

 

草蛉的遗像

  

虫子也可以有遗像。

  小虫像风一样,来到这个世界,没有温度,没有味道,没有声音,没有颜色。世界因着它们的到来,有了酷热,有了芬芳,有了天籁,有了繁花似锦。它们是天使,拼尽所有,温暖这个世界,不管人们知不知道,领不领情。世界太冷,它们太小,终于力气耗尽,魂归天宇。
  别担心,它们没走,只是去上帝那儿讨些温度。明天春天,它们还会再来,一年一度。

 

清理,拍摄,掩埋。
我是昆虫的入殓师。

 


磨刀霍霍

© 由是至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