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是至空

离一个世界太近 就离另一个世界太远

趴活儿大叔和他的潜在客户

抬起头来 单身汪

暴雨之前

科目三

上帝说 要有光

公车上的读书妞

专家和她的学生

按我对自己职称的理解,我对这老太太实在没什么信任感。




果然,问我做不做胃镜。我说,您才是大夫啊!?

票贩子

  胃不舒服,去检查。
早上六点半到医院,挂号处人山人海,看了头大。入口的地方站着几个中年妇女,逢人就问,要不要专家号?是票贩子们。
  眼看排队没希望,回头去找她们,说一个号五十块,先交二十二。我说没零钱,直接给你五十得了,她不要,不知是不是自己也怕挂不上。拿了钱,她风一样冲去另外一座楼,我原地坐等,一边想,这还真有特殊渠道呢,加价一倍,还算划算,就当省了排队时间。
  原本的号召是一分钟就拿票,等了十五分钟还不回来,心想这下完了,被骗了,亏了钱不说,这不越发耽误了排队时间。正念叨,大姐从挂号厅蹿出来了,手里攥了一叠挂号单,翻了半天找出我的单子,翻着白眼再要五十块,说五十块是辛苦费。真是把赚钱做成艺术啊,合着跑去边上的楼也是使个障眼法吧。
  捏着挂号小票,穿过衣衫褴褛的挂号人群,心里怪怪的。

公车上玩儿手机的姑娘

跑步

假出租

 

  去取维修的镜头,回程准备打车,刚好有车停在维修站门口。哈尔滨的出租车司机普遍很牛气,不能轻易坐上去再说去哪里,一定要先问“×××,去不去”。循例,问。司机答曰,”去,三十块“。我说看么这么贵,他说“这是残疾人代步车,不打表”。
  好在不是上下班时间,有得是车可以换。回程路上,问出租师傅,说那是假出租。
  想想那司机四肢健全的,莫不是自己诅咒自己。这人啊,为了一点儿铜钿,神鬼都不在乎,难怪中国老话儿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怕啥?  

始乱终弃

不停地下雨
丁香

套娃

陶醉的拍摄者

铁板烧

铁板烧

饭口
不知南方话怎么描述吃饭的时间

poppy

松花江边跳广场舞的阿姨

© 由是至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