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是至空

离一个世界太近 就离另一个世界太远

树麻雀 Passer montanus

山麻雀 Passer rutilans

高山岭雀 Leucosticte brandti

褐背拟地鸦 Pseudopodoces humilis

鲁朗林海

灰腹噪鹛 Garrulax henrici

互不相干的人

这照片挺逗 挺有形式感

不是我拍的 友情出镜而已

黑喉红尾鸲 Phoenicurus hodgsoni

棕颈雪雀 Montifringilla ruficollis

好凶的眼神

戈氏岩鹀 Emberiza godlewskii

雪山脚下

夏尔巴人的婴儿座椅

小的时候坐什么座椅 大了多半走在曾经的路上 

这就是命运? 不承认?

忘归的鸟儿

黑颈鹤 Grus nigricollis

不仅不迁飞 还在西藏养出了小鹤

动物的适应性 真是无法理解

夏尔巴人

一直在想为什么会如此思念西藏

无处不在的巨大反差也许是原因之一

我递给他一瓶水 他竟然吐出了满口的血


这孩子得有多久没喝水了?


http://squirrelroco.lofter.com/post/e22ae_7dbee57

八廊街上古树下的女游客

雪山前的大鵟 Buteo hemilasius

围着八廊街磕长头的孩子

放一个孩子的照片是不是不妥?

这孩子很可爱 也让人心碎

这孩子一边长头揖地 一边会被各种有趣的事儿吸引 

时不是会目不转睛地凝望边上其他孩子的游戏

实在无聊的时候 就会甩自己背上的书包玩儿

可不是 一个四五岁的孩子 能有多深的信仰呢?

抬头尚且不会 说什么信仰

三步一叩 想来有其它的原因

藏民的布施是习惯 一张毛票一瓶清水都是满满的善意 

但是...

还是那话儿 我们看到的只是别人生活的一个切片

不妄加猜测和评论地好

可是...

愿她一生安好 

 


© 由是至空 | Powered by LOFTER